林峰:国象纵横谈 列宁与国际象棋的不解之缘

  文章来源:中国国际象棋协会

  专栏/ 林峰

林峰:国象纵横谈 列宁与国际象棋的不解之缘

  趣闻轶事编

  打开《回忆列宁》这本精装书,可以看到一帧特具艺术感染力的图片,那是1908年列宁与高尔基在卡普里岛那儿两人对弈时摄下的。照片中,执白棋的高尔基正在凝神苦思,犹如在着力刻划一个人物似的,而列宁则习惯地眯缝着眼睛,像善于完全专心一意地致力于革命事业一样,全心神沉浸在棋局上。近旁有三个聚精会神的观战者,远处是岛的一角和浩瀚的海。这帧照片是国际象棋文献中珍贵的一页。

林峰:国象纵横谈 列宁与国际象棋的不解之缘

  图为列宁与俄罗斯科学家亚历山大下棋,著名作家高尔基(后面站着戴帽子者)在观战。

  列宁从小喜爱国际象棋,八、九岁时他就从嗜好下棋的父亲伊里亚·尼古拉也维奇处学会了走法。列宁很快表现出与众不同的品质:他走棋从不马虎,一旦掌握了规则,就严格地遵守,并且要求对手也这样做。他是弟弟德米特利弈棋的老师,一位很严厉的老师。因此弟弟更喜欢同父亲下棋,后者总是宽容地允许他悔棋。

  列宁惯于严肃地下棋,而不喜欢那种所谓逢场作戏的对局。遇到软弱的对手时,列宁总是要让一子,以便双方“势均力敌”。一般人下棋时总希望轻易地取胜。而列宁却相反,他对国际象棋的兴趣主要在于顽强的战斗!喜欢绝处逢生,在几乎是没有希望的局面中谋求出路,输赢倒是无所谓的。他为对手走出的好棋感到高兴。如果对手走了坏棋使列宁轻易地取胜时,他会说:“这不是我胜了,而是你输了。”

  在家庭里,列宁和哥哥亚历山大最要好,两人也都很喜欢下棋。开头他俩老是输给父亲,后来兄弟俩读了一本《国际象棋教程》,棋艺水平提高很快。在列宁15岁的时候,父亲承认自己已不是他的对手。

  1885年到1886年,亚历山大在彼得堡(列宁格勒)上大学。1886年的夏天,亚历山大回家过暑假,带回了马克思的《资本论》。白天,列宁和哥哥用功攻读,但一到晚上却主要是下棋,进行对抗赛。弈战非常紧张而激烈,兄弟俩一连几个小时静静地坐着,全神贯注地思索着每一步棋。对于年幼的弟妹来说,这样的对抗赛实在是难以理解的:没有争论,没有激动,甚至连轻声谈话也没有,这有什么吸引人的地方呢!

  1887年3月1日,不幸的事件发生了,亚历山大因参加谋刺沙皇的准备工作在彼得堡被捕,列宁失去了最要好的兄长和棋友。

  这一年,列宁在辛比尔斯克中学毕业。在整个中学时期,列宁每学期的成绩都是第一名,毕业时得到了金质奖章。看来,对国际象棋的爱好并没有妨碍他学得比别人多、比别人好,也没有妨碍他攻读马克思的《资本论》。

  8月,列宁进了喀山大学。12月,就因参加革命的学生运动被捕,从此开始了动荡的革命生涯。但列宁对国际象棋的兴趣丝毫没有淡薄,他经常到俱乐部去下棋,有时还跟弟弟德米特利下蒙目棋。这种法虽然很有意思,但会降低对局的质量,而且对大脑来说也太紧张了,所以列宁只是偶而为之。

  1888年冬天,列宁和棋手赫尔金之间作了一次通讯赛。双方的着法写在明信片上寄出。列宁在寄出了自己的一步棋之后,等待着对方的应着,好几次摆着棋子分析局面,说:“有趣,现在他走哪一步呢?他将怎样摆脱这种局面呢?至少我是找不到满意的应着……”等了好久,应着终于寄来了,他立即拿起棋子把局面摆了出来。赫尔金的应着开头使列宁莫名其妙,但很快就看出它的妙处,说:“太好了,这个家伙真有魔鬼般的本事!”

  1889年冬天,列宁全家住在紧靠伏尔加河的萨马拉工厂街。那时18岁的列宁已是一个二级棋手了,他比以往任何时候更深地被国际象棋所吸引。他主要是同一级棋手赫尔金对弈,但也跟萨马拉的其他棋手交锋。列宁还组织过一次8至10人参加的比赛,结果是列宁荣获冠军,得到奖金15卢布,但列宁坚决不肯收下,后来,这笔钱,捐给某个公共事业了。

  1897年列宁被沙皇政府流放到西伯利亚,指定住在叶尼塞省米努辛斯克州的舒申斯克村。被流放的同志常常找一些借口旅行60到100俄里彼此探望,举行集会,讨论政治问题,同时也少不了下国际象棋。潘·尼·勒柏辛斯基是住在距列宁那个村30俄里的叶尔玛柯夫村的革命同志,他也是一位国际象棋爱好者,在革命同志中间算是好手。他同列宁两个人相识还不到半小时,就下起国际象棋来了。这两位“特级大师”分居两地,除了集会的日子外,不可能在一起下棋,因此他们之间主要是进行“通讯赛”。有一篇革命回忆录这样写道:“列宁并不是一个感觉迟钝、枯燥无味的书呆子,也不是一个孤芳自赏的隐士;他爱人民,爱生活,爱生活的乐趣,而最主要的乐趣却是斗争和努力争取胜利。……他是一个精明的棋手。在流放时期,他有时同时下三局棋,他躺在床上,也不看棋盘,可以打败全部三个对手。”

  在茫茫的西伯利亚,是很难买到国际象棋的,于是,列宁不得不自己动手做。他干这活儿通常是在晚上论文写作感到累时,并且请夫人克鲁普斯卡娅作参谋,比方应给皇帝安什么样的王冠呀,应给王后配什么样的腰身呀,等等。到了1898年圣诞节那天,列宁和克鲁普斯卡娅去米努萨,参加全州所有流放者的节日聚会。在那里,列宁拿出圣诞节的礼物——一副自制的用树皮雕成的精致的国际象棋,和勒柏辛斯基大战5局,并获全胜。接着,他又打败了所有的对手。同志们哈哈大笑地把列宁抬起来,抛到了半空中。因为弈战,整个节日期间气氛如此热烈、活跃,以至平素对棋兴趣不浓的克鲁普斯卡娅也受了感染而跃跃欲试,居然还赢了一局棋呢!

  节日后,列宁又投入了紧张的写作。在他感到疲惫时,就拿出记有棋步记录的信纸,摆好棋局,思考起来,这是他和勒柏辛斯基进行的通讯赛,邮递员每周来两次,需要想出着法,如期寄出。有几局棋下得非常紧张,列宁拿出全部热情投入,简直入了迷,甚至在睡梦中还在喃喃自语:“要是他的马跳到这儿,我的车就放到那儿。”

  国际象棋给三年的流放生活带来了一些乐趣,下棋是列宁紧张的工作学习之余最为喜爱的一种活动。如果我们想到,列宁在这期间共写出了30多种革命理论著作,就不能不惊叹,列宁是一个多么会工作,又多么会生活的人。

  列宁在复杂的革命斗争中,曾多次利用国际象棋来掩护秘密活动,并专门设计下一张下棋的桌下来麻痹敌人。有一次,沙皇的暗探发觉了列宁秘密活动的一点线索,立即追踪到他家里进行搜查,翻箱倒佢,对那张桌子也窥察了好多时候,一点破绽也看不出来,只好灰溜溜地走了。他们哪里知道,就在这张棋桌的一只秘密抽屉里,暗藏着有关第十二次党代表大会选举中央委员会的绝密文件。

  1900年列宁流放期满,因为革命事业繁忙和不安定的侨居生活,使他不能像过去那样下棋了,但仍关心着棋艺活动的开展情况。从某种意义上说,列宁放弃了自己的这一爱好,正是为了有朝一日使千百万劳动人民能够享受这一乐趣。十月革命胜利后,他被选为莫斯科国际象棋协会名誉主席,并在全苏范围内大力提倡开展国际象棋活动。列宁曾多次提到在广大群众主要是工人中普及国际象棋的必要性,指出这有助于使他们摆脱过去遗留下来的酗酒、迷信和流氓作风等不良习惯。

  同列宁的伟大业绩相比,他的国际象棋活动只是一朵小小的浪花,但也表现他高尚的品质、惊人的智慧及富有感染力的热情。对于列宁在国际象棋领域闪出的光芒,无产阶级革命诗人马朱可夫斯基在有名的长诗《列宁》中有这样精彩的几句:

  “他爱下国际象棋——国际象棋对领袖更加有用,他由下棋转而对真正的敌人发起进攻,他把昨天的‘小兵’工人阶级升变为‘王后’,在那资本主义监狱的‘城堡’(即‘车’)上建立起无产阶级专政。”

Related Pos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