奥沙利文:年轻人不行 我缺胳膊少腿都难跌出前50

奥沙利文:年轻人不行 我缺胳膊少腿都难跌出前50奥沙利文13-10丁俊晖

  北京时间8月10日凌晨,奥沙利文在世锦赛第二轮以13-10战胜了丁俊晖,第19次打进世锦赛8强,追平了亨德利所保持的纪录。赛后奥沙利文不仅展望了与威廉姆斯的1/4决赛,还对如今的年轻后生们进行了一番评论。

  赢球之后,奥沙利文表示也没有特别高兴,只是高兴找到了自己的比赛状态。奥沙利文表示:“现在我喜欢放空大脑,尽情享受击球的快乐。我对输赢不再上心,但可能心底还是在乎的,但是有时候会安慰自己尽量开心打就行,我和彼得斯(心理医生)聊了聊,经过一些训练,现在能够放空大脑去专心打球,进入禅定境界。以前我打球的时候注意力不集中,而打比赛需要集中注意力。”

  今年世锦赛最初允许观众进场,引起了奥沙利文的强烈不满,并威胁退赛。但由于疫情的原因,仅首日有观众,所以奥沙利文比赛的时候已经是闭门比赛了,看台上只有一个他的朋友是观众。包括两届世锦赛亚军卡特在内,都认为没有观众对奥沙利文是有利的。对此,奥沙利文表示没有了观众,自己进出场馆容易的多,可以很放松的从酒店走到场馆。

  他说:“对我来说差别非常明显,所以我说不喜欢这种比赛,正是因为进出赛场都很让我头疼。我经常要花费大量时间去躲避球迷,然而我只想来专心比赛,我觉得球员需要一定程度的隔离保护,才能够将更多精力放在斯诺克上面。今年因为疫情的原因,选手们都有机会更加专注于比赛本身,而不用躲来躲去。”

  不过现场司仪罗布很担心奥沙利文口无遮拦,不断救场。奥沙利文也很领情,回头又表示:“当然有球迷更好,最理想的情况是既能有观众观看比赛,球员又能方便的进出赛场。现在的感觉很像在乡间,球员能放松比赛,当然那些不够出名的球员,可能感受不出来。但对顶尖球员来说,有时候可能会是灾难。所以搞得我都不想来了,我都愿意去打英锦赛(火箭经常攻击的赛场),你明白这有多糟糕了吧。”

  1/4决赛,奥沙利文将与同为75三杰的马克-威廉姆斯对话。奥沙利文表示:按照目前的状态,我也许会给他带来挑战,但是我现在并不会在乎那么多,我只在乎能来打比赛。而且我也很善于将生活和比赛分开,把比赛当做一种乐趣,除了斯诺克我的人生中还有很多更重要的事,我想对每个人都是如此。应该把打球当做一种乐趣去享受。

  与丁俊晖的比赛是奥沙利文在世锦赛的第100场比赛(含资格赛),与威廉姆斯这场是第101场比赛。奥沙利文和威廉姆斯在世锦赛四次交手全部获胜,甚至还打出过一杆147分。在被问到这场火箭和金左手的对话还能打出当年的高质量吗?奥沙利文回复:“如果你当年问,我会不太确定。但是现在,从斯诺克整体水平来看我会说是。”

  接着,奥沙利文对目前的格局进行了评论,他说:“你问我、威廉姆斯、希金斯,我们可能都认为现在的年轻选手水平有点儿低,他们大部分人也只能算高水平的业余选手,有的甚至不如业余水平,他们打得太差了。我看他们打球我都会想,就算我缺胳膊少腿,都很难跌出前50,所以我们这些老家伙才有机会,还能霸占世界前几的位置,他们就是这么不行。”

  觉得年轻人不太行的不只奥沙利文,45岁的威廉姆斯也是这个观点。在战胜宾汉姆晋级8强之后,金左手表示期待和奥沙利文争夺四强。当奥沙利文战胜丁俊晖之后,威廉姆斯在社交媒体写道:“我和奥沙利文第一次交手是在12岁的时候,如今45岁还能再次相遇,这太疯狂了。”33年过去了,一个世界第三,一个世界第六,确实有点疯狂。

  75三杰从1992年转职业至今,三人在28年之后排名还在前16。联手拿下了12个世锦赛冠军,88个大型排名赛冠军。奥沙利文和威廉姆斯第一次在职业赛场相遇是1994年的威尔士公开赛,目前两人交手45次,奥沙利文31胜。

  谈到本场与丁俊晖的比赛,奥沙利文表示:如果丁俊晖发挥能更好一点,抓住一些机会,那么胜利很可能就属于这位世界第11了。“之前两个阶段我都是开局糟糕,不得不奋起直追,所以能以8-8进入最后一个阶段,我已经太开心了。今晚我只是尽力专注于每一球,我为自己完成比赛的方式感到满意。

  对于输给奥沙利文,丁俊晖也简单的进行了总结。“我今天的表现没有前两节那么好,在本该连续拿分的时候没有做好。我俩打得都还不错,他失误更多一些,很多时候都是他先拿到机会,但会打丢一些简单的黑球点位球,全场比赛一直都是这样,所以说他还是能先获得机会。”

  对于新赛季,丁俊晖说:“现在训练条件、环境特别好,自己有自己的球台,训练中也有很多对抗的对手,下赛季很期待,期待有更好的发挥。”

Related Pos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