苏宁高度关注特谢拉入籍问题 但现在只能做一件事

苏宁高度关注特谢拉入籍问题 但现在只能做一件事

  来源:足球报 

  本报记者组报道 正在大连和苏州考察球员的国足主帅李铁,心情应该不错,先是世预赛40强赛延期到明年,给了他更多的时间,接着,国际足联将对归化政策进行修订,如果通过,此前被卡住的蒋光太、侯永永将获得为国足出战资格,而特谢拉、埃弗拉、卡尔德克(明年)也可以归化,不过,略有点闹心的是,高拉特可能需要到2023年才能为国足效力。

  9月18日,国际足联将召开第70届全体代表大会,对一系列提案进行审议,其中最受关注的,就是“归化新规草案”。

  从“新规”可以看出,归化条件进一步放宽,同时,对此前一些模糊的概念进行了明晰。通俗来说,如果满足血缘(三代以内)或者居住(5年)条件,即使此前代表其他会员协会打过世青赛、欧青赛、美青赛等有年龄限制(不满21周岁)的正式比赛,甚至代表原协会打过不超过三场A级赛(无论是不是正式比赛),都可以归化。

苏宁高度关注特谢拉入籍问题 但现在只能做一件事

  也就是说,代表英格兰在2013年打过欧青赛预选赛并入选2015年欧青赛名单的蒋光太,代表挪威在2015年打过欧少赛预选赛、2017年打过欧青赛预选赛的侯永永,9月下旬就可以代表国足出战,因为他们之前就已经获得了中国国籍;代表巴西打过2007年世少赛和2009年世青赛的特谢拉,代表科特迪瓦打过2011年世少赛的埃弗拉,也具备了归化资格,此外,代表巴西打过2009年世青赛的卡尔德克,明年也可归化。

  事实上,如果不是代表加蓬出场数达到了8场,钱杰给也可以为国足出战。

  不过,“新规”对高拉特帮助不大,甚至直接封死了他短期内代表国足出战的可能性,虽然他已加入中国国籍,但由于国际足联此前对五年长居没有明确说法,所以,中国足协和恒大聘请了专业团队进行公关,但“新规”明确规定,“转会到另一协会俱乐部,视为居住期中断”,2019年,高拉特曾租借(临时转会)帕尔梅拉斯,所以,高拉特只能从2019年重新计算,2023年才满五年,届时,他已经32岁了。也完全错过了这一届世预赛的档期。

苏宁高度关注特谢拉入籍问题 但现在只能做一件事

  高拉特不行,但如果归化特谢拉,也是不错的“计划”,毕竟,特谢拉和高拉特一样,都是国足最急需的进攻组织者。而且从能力上说,特谢拉不仅能传能射,他的盘带能力也是目前亚洲顶级,对于长期缺乏高效持球核心的国足,用特谢拉“替代”高拉特,看上去的确非常理想。恰逢其会,在转会新规草案刚公布,特谢拉就在苏宁和恒大的联赛中替补上场,刚上场没多久就奉献了一记手术刀般的助攻。

  2016年,特谢拉以5000万欧加盟苏宁,目前已满5年。对于归化,他在2019年5月接受本报专访时(点击阅读《特谢拉专访》)曾明确表示“如果中国足协向我发出邀请,让我为中国国家队效力,我会非常认真地和家人商量这件事情,这是一件非常有吸引力的事情。”此后,外媒跟进,称特谢拉已有意愿申请加入中国国籍,而且,他对于在中国的生活感到非常满意。

  但要现在实现特谢拉归化,首先必须解决两大问题。

  首先是足协方面的计划。对于归化,新一届中国足协是比较谨慎的,去年8月,足协主席陈戌源在接受采访时明确表示,归化不是基本政策,只是为了解决目前中前场薄弱问题,才引进了“个别的、少量”归化球员,今后会严格控制,“不会大规模地引进归化球员”,更不会“出现国家队整个11个人都是归化球员的情况”。

苏宁高度关注特谢拉入籍问题 但现在只能做一件事

  目前,已有10名归化球员,其中艾克森和李可已代表国足出战,阿兰、费南多和洛国富也获得了资格。虽然对外界,高拉特一直被看作国足的“等待”对象,但如今他短期内失去资格,是否引入特谢拉作为代替,这肯定是需要足协和国足来认定的。

  而另一方面,特谢拉的合同也是一个问题。特谢拉和苏宁的合同今年年底到期,他的年薪高达1200万欧,且每年还有5%的加薪条款,由于足协规定了工资帽,所以,续约谈判尚未启动。据本报了解,因为之前特谢拉不具备归化的资格,苏宁俱乐部一直没有启动特谢拉的入籍程序。

  随着国际足联新规草案的出台,是否启动特谢拉的归化入籍程序,在和恒大的赛后,苏宁俱乐部相关人士对本报表示,苏宁高度关注此事,但“目前俱乐部只能等待”,既要等待FIFA新规的正式生效,也要等待足协和国足对特谢拉归化事宜的态度。

  总体来说,国际足联的“归化新规草案”,还是为国足拓宽选材面积提供了极大的方便。对于“归籍”的蒋光太、侯永永算是彻底扫清了障碍。而对于“入籍”球员方面,高拉特虽然短期内无缘,但也有了特谢拉这样的强力新人选。

苏宁高度关注特谢拉入籍问题 但现在只能做一件事

Related Pos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