支教老师拉起山里的小女足 借钱也要拉扯孩子长大

支教老师拉起山里的小女足 借钱也要拉扯孩子长大徐召伟指导女足孩子踢球

  中国女足,铿锵玫瑰,曾是中国体育骄傲的代名词。

  但是“玫瑰”的土壤,却一度受限甚至贫瘠。为了女足的未来,为了更多女孩子接触和爱上足球运动,无数基层体育工作者在行动。

  在这样的背景下,“追风计划”应运而生——帮助全国各贫困地区的乡村校园发展足球,建立女足球队,支持更多乡村女孩通过足球,走出大山,获得更多教育和发展机会。

  为此,澎湃新闻深入一线,实地采访和接触了这些基层女足教练、体育老师的生活,他们是真正的女足“播种者”。

  从2005年远赴西南之后,足足有十多年的时间,徐召伟没有告诉父母自己是具体做什么工作的。

  “可能中国人都有这种习惯,对家里人报喜不报忧吧。”

  徐召伟对家人不愿提起的工作,是做一名山村支教老师。相比在城市学校上班,山村支教的经济收入低到几乎可以忽略不计,但他一直待到了现在。

  不光如此,他还从2017年开始拉扯起了一支山村里的校园足球队,所有的补贴、奖金,全被他花在了球队的孩子们身上。这还不够,他甚至从花呗、白条等途径借钱来补贴球队的运营。

  他的选择,恐怕很多人会难以理解——“

  你自己选择的生活,为什么需要别人去理解你,如果我们做每一件正确的事情,都需要别人的理解的话,那是不是这件事情就做不了了呢?”

徐召伟对澎湃新闻记者说。

支教老师拉起山里的小女足 借钱也要拉扯孩子长大

  徐召伟把自己的全部青春都献给了乡村教育。

  冲动

  当全世界都在以规划人生,走上“成功”为荣的时候,徐召伟却说,自己是一个从来不会去想未来的人。

  他的人生之路,似乎更大程度上取决生活的灵感和机缘,以及面对抉择之时,发自内心的冲动。

  比如在大学毕业之时,学习汉语言文学教育专业的他的面前,就曾经展现过一条看起来平坦稳定的道路——他进入了新疆喀什市某中学担任教师。工作不错又留在了家乡新疆,在很多同专业的学生眼里,这已经是个不错的去处。

  但他却决绝地离开,仅仅工作了两个月,他就背起背包走向了西南大山。

  之所以放弃了那个岗位,徐召伟说,是因为当初年轻气盛的自己“看到一些自己不能理解的事情”,“或者是当初比较理想化,想要为社会做一点贡献。”

  他选择的贡献自己的方式,便是到山村学校支教。而当年的一个冲动,最终让他把十几年时间都给了山里的孩子们。

  和城市学校相比,山区学校的师资力量是不可能同日而语的,一个老师挑起整个班级科目的“包班制”是常态,别说包一个班,老师不够的时候,一个老师兼顾两三个班也有可能。

  于是除了自己的老本行语文,徐召伟也当上了数学老师、英语老师、思想品德老师、社会科学老师……

  “但是当初也不觉得累,觉得自己是很充实地在做一些事情,最年轻最苦的日子,恰恰可能是最幸福的日子。”

而如今他带着孩子们踢球的生活,同样来自于意料之外的机缘。

支教老师拉起山里的小女足 借钱也要拉扯孩子长大

  徐召伟和前中国女足主帅马良行(左)合影。

  2017年,他所支教的贵州省大方县要举办运动会,加上校长王光文向上海的一个公益组织争取到了足球草坪援建的资助,很快,徐召伟就把一支校园足球队招募成型。

  这次机会对他来说也是“正中下怀”。从念初中的时候开始,他就成了热情的球迷,1998年法国世界杯、意甲联赛、国内的甲A甲B……虽然没有太多机会亲身踢球,但他对足球的喜爱,却是已经真真切切地延续了多年。

  他还记得,自己一开始在云南支教的时候,没有电视信号不能看球。后来到了贵州,电视收不到央视5台体育频道,但还能收看到央视1台2台偶尔转播的足球关键场次,这不多的“精神食粮”令它甘之如饴。

  能实际操练起一支足球队,对他来说无异于长久以来的足球梦照进现实——哪怕球场只是一块小小的五人制球场,哪怕球员只是毫无基础的山村孩子,但对他来说,足够好了。

  他自己也是“从头学起”,理论知识丰富但实践经验缺乏的他,只能通过网络视频和资料来学习足球技术和训练方法然后再教给孩子们,平时和蔼的他到了球场,就变得格外严格和严厉。

  而努力坚持下来的严格训练,也得到了回报——来自元宝小学的足球队第一次去县里比赛,就夺得了五人制男女两个组的冠军,后来又数次夺冠。徐召伟和他的球队,成了当地校园足球的一个标杆。

但这只是故事光鲜的一面。

支教老师拉起山里的小女足 借钱也要拉扯孩子长大

  女足孩子们在训练中。

  隐瞒

  提到为什么在长达十多年的时间里,都不愿意跟父母坦白自己的工作,徐召伟说,这可能算是“善意的谎言”。

  不愿让父母担心,不愿让父母觉得自己过得不好,是许多儿女都有的情感。而作为一名支教的志愿者,徐召伟的生活和很多人心目中的所谓“好生活”存在差距。

  这么多年来,徐召伟和他的足球队得到的资金很容易就能数出来——他此前获得了2018年马云乡村教师奖,可以得到每年3万元持续三年的奖金;去年阿雅来学校拍摄《奇遇人生》节目,募捐了16万元的经费,除此之外,就只有他自己微薄还发放并不及时的补助。

  而这些钱,他基本都花在了孩子们身上。足球队队员们平时的早餐晚餐、球队集体租住房子的租金,都是他掏腰包付钱,用他自己的话来说,“所有资金都投入到了足球队身上。”

  平时经费紧张的时候,他只能求助于花呗、白条这些借贷工具,至今还欠着一屁股债。

  徐召伟说,在曾经一段时间里,回家给他的感觉甚至会有些“狼狈”——回家一趟又要离开的时候,父母还会给他塞钱。

  当父母问起自己的工作的时候,他也只是含糊地回答:在贵州工作。“他们不知道我在干什么,而且总感觉我不务正业,因为我也从来没有赚钱回家过。”

  从2013年来到现在所在的元宝小学之后,他在2014年回了一趟家之后就再也没回过新疆,一直到获得2018年马云乡村教师奖,主办方去学校拍摄短片时偷偷把他的父母也请到了他所工作的学校,他这才和家人“坦诚相见”。

  而父母的开明和理解,也让他感动不已,“我妈从来都说你只要觉得好就好,从来没有逼我去做任何事情,这种爱是很亲密的爱,是所有孩子都希望从父母哪里得到的爱。而不像有很多父母会逼婚等,以爱的名义干涉你的生活。”

  “我想通过这个事情告诉你们真的我没有混日子,我做这件事情所有东西都可以说问心无愧,唯一对不起的就是你们俩,还有我弟。”这是当初,他在学校面对父母所说的心里话。

  在那之后他送父母离开时,学校的孩子们以为他也要就此离开学校,都跑了出来喊着“徐老师不要走”,不少孩子流下了眼泪。

  而他的回答是,“我不会走的。放心吧,我要看着你们长大。”

支教老师拉起山里的小女足 借钱也要拉扯孩子长大

  因为“追风计划”,女足队员们有了更广阔的前景。

  陪伴

  陪了孩子们十几年,徐召伟却觉得自己做的还不够

  尤其是足球队的孩子,除了上学时候的每天训练,节假日球队也会在一起维持训练,但他还是嫌自己跟孩子们一起走的时光太短,不能在人生之路上帮他们更多。

  “如果问我有什么梦想的话,我希望能陪伴孩子更多日子,不愿意交到别人的手上,或者至少等他们长大一些,有了自己的主见之后再交出去。”

  “如果元宝小学是一个中学的话,多陪学生三年,等他们有了自己的世界观再离开,是不是就可以少走很多弯路。”和澎湃新闻记者言谈中,他的无奈清晰可闻。

  有一些他曾带过的足球队员,上了初中之后没有被分到重点班,学习成绩也不太好,足球的爱好也因为各种原因而难以继续……

  “可能也是我想太多了,期待得太高了。”他也只能这样自嘲,但心里的难受却没那么容易消解。

  “男孩子是‘车到山前必有路’,不用过多干涉,比如可以做司机、学手艺,但没有文化的话,女性比男性要更加艰难。经济独立是幸福生活的保证,如果没有经济独立的能力,生活是会很难的。”

  “现在网络上有很多不积极的因素,比如(宣扬)颜值就能拥有一切,我们应该传递更多积极的东西。”

  在徐召伟看来,现在山区的生活条件比以前好了许多,孩子们也已经不再像以前需要干很多农活,生活得那么“苦”了。

  但是这并不意味着万事大吉,反而对教育提出了新的挑战。

  “现在一些好的传统在丢失,孩子也都是一样想玩手机,毕竟父母都在外打工,给孩子买个几百块的手机还是很容易的事情。”

  “(孩子)看到网络里面一些不好的东西,学得比谁都快,但是世界真的不是这样的。”

支教老师拉起山里的小女足 借钱也要拉扯孩子长大

  希望足球能改变这些女孩子的未来。

  未来

  帮助孩子们塑造正确的价值观,徐召伟觉得足球是正确的途径。

  “足球能让孩子知道,你一分努力才有一分收获,你不付出,能力就得不到提升,得不到别人的尊重。”

  这是他的个人准则,他也希望孩子们能从足球中得到属于自己的切身体会,并运用到人生之中。

  除此之外,足球队的教育意义不只是努力和刻苦,队友之间的团结和相互照顾,个人的自律和管理,乃至于日常的卫生习惯……在很多家长都是在外打工,对孩子难以照管的情况下,这些素质的学习和文化知识同样重要。

  “我们的训练不是为了应付比赛,我们真的是想办法想让乡村教育找到更多的可能性。”

  事实上,虽然他带着足球队拿下过不少冠军,个人也得到了奖项和宣传报道,但徐召伟最大的目标极为简单——孩子们能上高中,能上大学,能走出大山。

  “执教生涯”以来最令他骄傲的成就,不是某一座奖杯或某一篇媒体报道,而是今年他的手下有4个女孩子,被中国足球学院西南分院录取,“未来三年,训练、比赛、装备、生活费用,都不用她们管,还能得到专业训练,我真的为他们感到开心。我做的事情,至少对一些孩子起了一定的作用。”

  “她们住的宿舍就是大学生那样的四人间,环境非常好,像是洗衣机这些所有的设施设备都有。”提起这4个女孩将来的生活学习环境,徐召伟的声音里多了一丝兴奋。

  而今年他和学校所加入的,扶持乡村校园女足的“追风计划”,也给他增添了新的期待,“我希望我的孩子们能代表贵州去打‘追风计划’的比赛,因为她们平时也缺少高质量的比赛,可以得到更多的锻炼。”

  对于孩子们的未来,徐召伟有着不少展望——比如,之后在大方县能创办起中小学的校园足球联赛,就是他当下的一个小愿望。

  但唯独对自己的未来,他不愿意做太多的“规划”,“我开始支教到现在,最怕的就是别人问你对将来有什么打算,如果这里的学校和孩子还需要我去帮他们做事情,而且我还有能力做事情的时候,我就会留在这里。”

  虽然已经支教了15年,但徐召伟其实一直只是志愿者的身份,他也希望能“转正”成正式教师,但至今还未实现。

  大学毕业之时,他的好友曾送给他一首诗,里面有一句,他觉得仿佛带着预言的意味——“目光似镜,两手空空。”

  “这说明,你的内心永远透明,不会去想要得到什么,只是抱着一个简单的目的,做一件简单的事。”

Related Post